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

  • 她筆記|羽翼散文《老屋滄?!贰尔溩印?/h1> 2019-02-03 02:43:24 / 打印

    就要過年了。

    一直以為,年,在離泥土更近的地方。

    當城市變得空落、冷清、安靜,你知道人們都是去往遠鄉過年去了,無論那些地方多么偏遠、逼狹甚至荒涼。你發現太多城里的人們都是鄉村的孩子。他們的根脈,與遠鄉的土地房舍以及井水樹木,脫不了干系。

    《文漾》本期繼續推薦浸潤草色泥香的文字,作者羽翼(譚虹彩)散文二題。

    [ 散文 ]

    老 屋 滄 桑?(外一章)

    ? 文 / 羽翼(湖北)

    這是鄂西山區一個鄉村的小山包頂,山頂上這陳舊的四合院依山而臥。據說這房屋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,我和我兩個妹妹就出生在這里。我的祖輩不是地主富豪,這房屋顯然是解放以后分得的。這個四合院不止住我祖父一家,我們還有一個鄰居,三奶奶一家也住在這里。

    我們在這院子里長大。除了鄰家哥姐,我們沒有別的玩伴兒。長大上學也是大人接送,日子艱苦也溫馨?!鞍咨疤恰薄胞溔榫笔怯浭聲r的奢侈品,我們就在這極其有限的條件下,在大人們的精心呵護下茁壯成長。隨著年齡增長,就讀學校的更迭,我們就漸漸遠離了山村,走進不大不小的城市。祖父母的嬌寵,父母的慈愛以及鄉村的空氣山水等等,牽絆著我們的心。我們從穿買布匹縫制的衣物到買市場上豐富多彩的衣物,從過年才能把好多平時很少吃的好食物擺上桌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想什么時候吃就什么時候吃,從煤油燈到電燈,從村上小賣部的一部電話機到人人都有手機,再到網絡全覆蓋。好時代,我們趕上了,不得不驚嘆這翻天覆地的改變。時間侵蝕風霜,記憶也日漸豐滿,這座四合院卻沒有因為時代變遷而改變。

    “為人不學藝,背斷背簍系”,這是我們當地的一句俗語,就是說人一定要有一技之長,才能更好的謀生。為這,父母拼了命操勞。我們三姐妹年齡相差不大,當年家遭坎坷,家境不景氣,父親只能背井離鄉給我們掙學費,不讓我們輟學。為了我們能有一口飯吃,為了不再面朝黃土背朝天,父母把所有的血汗和精力都投資到子女教育上了,在當時的處境里,他們付出了比別人多無數倍的代價,典當了他們的健康與夢想,響應了當時的一句口號:“再窮不能窮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”,我的父母做到了。我為自己有這樣的好父母而驕傲自豪。

    寫到這里我的眼淚簌簌了。我感謝我的父母和所有幫助過我們的親人朋友以及陌生人。條件的局限與我們平平的智商,我們沒進到那些名牌大學,我和老二分別讀了中專衛校與師范學校,小妹讀了湖北民族學院最后考上了研究生。我們沒有功成名就,但我們都有了自己的一技之長,最終在為自己謀生的同時也為家鄉為社會奉獻了微薄的力量!

    可想而知,也因為要供我們上學,當地家家戶戶都蓋上了新房的時候,我們家依然一貧如洗,父母沒有能力建設房屋了。

    直到今天,老家的住房也沒有什么改善。每逢過年,當我穿著華麗的衣服,拿著現代化用品走進蒼老矮小的老屋時,心間五味雜陳,有穿越時空之感的同時,也每每心懷愧疚。

    2019年的春節已經來臨,我們又會聚進這個承載著我一切的老屋。雖已殘損破舊,但我們不會把它丟棄。那些不舍的眼神,那些殷殷的期盼,都是從這里扎根發芽,從這里整裝出發的。而每每歸來,都是“亦崎嶇而經丘,木欣欣以向榮”,直叫人想要把心安頓。

    老屋滄桑,我要縫件披風為你御寒。

    2019.1.29

    [散文]

    麥 子

    文 / 譚虹彩(湖北)

    面包店里陳列著許多胖乎乎的上了糖霜的全麥面包。服務生說他們的面粉是法國進口的面粉。我想中國沒有麥粉了嗎?我突然想起麥子,也是很久沒有見過麥子了。

    小時候我們土家山寨有很多麥田,我喜歡小麥的全部,從綠油油的麥苗到金黃的麥穗到精致的面粉,它們一慣的成長都讓我很欣喜。

    種小麥要精心培育。我們不說播種除草,單說收小麥,就是個扎實活兒,揮著鐮刀頂著驕陽,與麥芒交鋒。搬麥穗回家,一筐一筐的,當時沒有脫粒機剝殼機,全靠雙手和一些小農具來完成麥粒出殼。不曉得土家山娃還記不記得竹連枷、木風斗、竹簸箕呢?這時候可派上大用場了。父輩們忙得不亦樂乎,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勞作著。麥粒整好后,他們便歡天喜地的去面房磨面粉軋面條,回家烹飪各種面食,品嘗豐收的喜悅。

    可要是遇到梅雨季,雨水纏纏綿綿反反復復,各家院子一片濕地,屋檐水滴滴答答,直視麥穗遭殃,霉變發芽,大人們都很著急收成會減產,煩憂嘆惜,蹙眉嘀咕,在科技機械尚未普及的時代,只能聽天由命了。

    而小孩們是不關心糧食的,在靜靜的只有雨聲的院子里,有自己的娛樂活動和小心事。在互聯網沒出現的窮鄉僻壤,土家娃沒有手機游戲,沒有LED大視頻,也沒有胖乎乎的糖霜全麥面包,也不知道山外有山,山外有海,山外有另一番模樣,天真無邪地玩得不亦樂乎。當時的日子,狹隘貧瘠寧靜,村里的鄉親們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歲歲年年,家家沒有太多不同。

    后來改革開放,一切變了樣。走過孩提,走過青春,我從沒有關心過農事,也不知從何時起,我生活的鄉下不再種麥子了。時隔多年,偶爾的思緒,又把我帶回那個年代的一角,一抹碧綠的記憶,留戀回味,定格于腦海,成了人生風景里最質樸最純真最美好的畫面。

    后來讀海子的詩,遇見了他筆下的關于麥地麥子的事情,總覺得蒼涼憂傷,和我感受的不大一樣。長大的我也不曾想過自己一路走來會波波折折。世事難料,無論你生來多么單純美好,理想多么豐滿,但終究也逃不脫現實的洗禮與考驗。經歷多了,見的多了,我們也就不會捶胸頓足地抱怨,倒是會時而打趣自己說:“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!”

    是的,無論生活怎么待我,心間都要有一片自己的麥地,心里都要有一條通向光明的出口。正如羅曼?羅蘭說:“真正的英雄,是那些看清了生活的真相,卻依然熱愛生活的人?!?/p>

    我慶幸,我是!

    作 者 簡 介

    羽翼,本名譚虹彩,湖北巴東民族醫院主治醫師,愛好文學與書法。

   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

    亚洲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